法国与中东地区的关系如何,几内亚和法国的关系

中东、美国、法国…各国人认为「晚几分钟」才算迟到?一次看懂!

不同的时程预期

有可能在一个文化中认为糟透了的迟到,在别的文化里却被欣然视为准时。

揣想一下,你一早在iPhone 的口琴声中醒来,它提醒你上午9点15分在城的另一头,与一位供应商有约……但这天的开始你有点出乎意料地混乱,刚学会走路的小朋友打破了一瓶覆盆子果酱,大儿子不小心踩到,以致花好几分钟时间紧张地清理;紧接着拼了命寻找汽车钥匙,终于在厨房碗柜上发现;你设法在钟声响起时把小孩赶送到学校,校门正在关上;在那瞬间,iPhone 九点闹铃大作,这意味着那场重要的会议你将迟到6或7分钟──倘若市区交通不比平常糟的话。

怎么办?

你当然可以打电话向供应商道歉,告知你将抵达的确切时间是9点21分,或可能是9点22分。

或者你仔细想想,觉得迟到6或7分钟基本上还算准时,于是你决定不打电话,只是把车子重又开回车阵里。

然后,再也许你根本完全没想到时间的事,无论9点21或22,甚或9点45分,都还在可接受的准时范围内,你或供应商都不会在意。

如果你是住在德国、北欧、美国或英国这类线性时间文化地区,你多半会打这通电话。如果你不打,时间一秒一秒过去,你却还没现身,这将有惹恼供应商的危险。

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假使你是住在法国或义大利北部,你很可能觉得不必要打这通电话,因为晚个6或7分钟仍在「基本准时」的范围内。 (不过,如果是迟到12或15分钟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)

又或者你是来自某个弹性时间的文化,比如中东、非洲、印度或南美洲,在你心中对于时间可能会有全然不同的弹性标准。在这些社会中,因为你要对抗交通,还要应付人生道路上不可避免的混乱,人们预期会有延迟。在这种环境里,9点15分与9点45分的差异非常小,每个人都能接受。

假如人们使用以下字眼来描述其他文化的人:缺乏弹性、杂乱无章、迟到、死板、混乱、适应性不足,那么问题就很有可能是出在「时程安排」这个层面上。这个对于时间的心理预设,通常是种隐约的不会说出口的存在,它支配着不同文化,要加以了解可能会相当具有挑战性。

最初搬到法国时,其他美国人警告我,法国人老爱迟到。后来经过证明,发现这话部分属实,虽然对我日常工作影响很小。举个例,抵达巴黎后不久,我计划去拜访一位专门负责海外移民业务的人力资源经理,她的办公室位在拉德芳斯(巴黎大型企业的商业区)的某栋玻璃大楼里。约定的时间是早上10点,我慎重地提前5分钟抵达, 紧张不安地在心里练习着荒废已久的法文。我预定会晤的这位女士桑德琳? 古岗, 与我当时的老板很熟,是公司的长期客户,他向我保证古岗女士会热情迎接我。

接待人员准时在10点打电话给古岗夫人,与她在电话上略说了几句话后,她礼貌地说:「请耐心等候。」于是在耐心等待的5分钟里,我小心翼翼地坐在大型皮沙发上,假装看报纸。到了10点7分,我觉得自己逐渐失去耐性。我记错会面时间了吗?还是有什么不可避免的突发状况? 10点10分! !会议到底开还是不开? 10点11分,古岗夫人走出电梯,她亲切地迎接我,对自己的延迟完全没有一句道歉。经过多年在美国与法国两地工作,我现在可以确定,在法国多数时候你可以有大约10分钟宽容时间(可以用来开车延迟、开始延迟、结束延迟、离个题),比美国的时间长。如果你明白了这点,那么在多数情况下这真的也就没什么大不了,也没什么不能适应。

时程维度的影响力

第一次「真正」理解时程维度的影响力,是我在南美洲工作的时候。这星期稍早, 我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,对一群为数约莫500人,大多是美国主管的听众,进行一场主题演讲。那个下午活动开始前,会议筹办人丹妮尔拿了一叠卡片给我看,在我演说的40分钟里,她会把卡片带在身上,「我每10分钟就会举一次牌」她解说,卡片上面用粗黑色字体写着「30分钟」、「20分钟」、「10分钟」,一连串卡片直到最后几张写着「5分钟」、「2分钟」与「0分钟」为止。最后那张卡片上大大的黑色的「0」 很显眼,没有语意不明的专业术语,意思就是时间到了,一看到这张卡片,我就该下台了。

我完全了解丹妮尔,她就是我这种种族(美国)的典型成员,对于分分钟仔细监看的主张,我感到相当安心。我的演讲进行得很顺利,线性时间型的听众也很懂得适切表达欣赏。

几天之后我与弗拉维奥? 雷纳托,一位迷人的巴西老先生,在一家有整面玻璃墙的餐厅共进晚餐,从这里可以俯瞰巴西第五大城─ ─贝洛奥里藏特。我们正在筹画隔天的一场演讲,对象是一大群南美洲人。 「这个主题对我们机构来说相当重要」 雷纳托告诉我,「来参加的人会很喜欢。如果你乐意的话,不必按时程安排,您可以随意延长时间,这对这群人也有好处。」 这话我不太明白,我已经与IT 部门的支援人员做过测试,会议议程也早已印刷张贴在会场门口。 「照议程来看,我有45分钟,你认为需要多少时间?我可以讲60分钟吗?」我大声惊问。

雷纳托轻轻耸了下肩,回答:「当然,照你需要的时间。」

因为不太肯定他的意思,我又做确认:「太好了,那么我就要60分钟了喔。」 雷纳托点头同意。回到旅馆房间后,我将时间表上的演讲长度调整为60分钟。

第二天在会场我立刻注意到,门口时刻表上仍写着45分钟。我有点担忧, 在人群中找到雷纳托,「我只是想确定我有没有误解,你希望今天早上我的演讲是45分钟?还是60钟?」我问。

雷纳托笑了起来,好像觉得我的行为很奇怪。 「艾琳,别担心 !」他试着让我消除疑虑,「他们会喜欢的,不管你需要多少时间都行 !」「那么我需要60分钟。」我再次明确地说。

我的演讲开始(在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延误后),这群人的回应就像雷纳托预测的那样。他们欢闹喧腾地给予我赞赏。在演讲将近结束前的提问时间里,大家挥着手发问,并且提供实例。我谨慎留意着房间后面的大时钟,在65分时结束了这场活动。 (因为在一个问题上用了超出预期的时间,我延误了几分钟。)

雷纳托走向我,「演讲很棒,就跟我期望的一样,但你结束得太早 !」

早?我十分疑惑。 「我以为本来应该是60分钟,而我花了65分钟。」我冒昧回答。

「你当然可以讲更久,他们很喜欢啊 !」雷纳托坚持。

那夜稍晚,雷纳托与我针对相互不理解之处,进行了一场深具启发性的讨论。

「我不想在没有明确得到允许前,额外占用大家的时间。」我解释:「你给我的是60分钟。对我来说,未经你同意,就花费比原先预计更多的时间,那是对观众的不尊重。」

雷纳托回应:「但我还是不明白,在这个情况下,我们是顾客。我们花钱请你过来,如果你发现我们还有问题,想要继续讨论,那么为了回答我们的问题,满足我们的需要,延长演讲岂不正是良好的顾客服务?」

我感到困惑,「但如果你没有明白告诉我可以再多15分钟,我怎么知道那是你要的?」

雷纳托感到奇怪地看着我,他开始有点明白我有多么「老外」了。 「他们非常明显感兴趣,乐在其中,你看不出来吗?」

我也开始了解,对待时间的态度差异,会带来多么大的影响。因为在时程安排上雷纳托与我有不同的预设,导致我们对于何谓「良好的顾客服务」,有了截然不同的定义。这个故事突显了,了解你的同事「如何看待时间」这件事的重要性─ ─还有依此调整你的预期设定。

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,学习资料免费送,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,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,添加 微信公众号:bzfj855 回复:免费领取。 请在本网站搜索您需要任何课程或者资源,如果没有搜索到您需要的课程请联系客服微信: shikong123678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给您找到你需要的资源